【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playboxhdv3.com】
当前位置: > 心情日记 > 感伤日记 > 正文

医院打假

guzhanhong的空间作者:guzhanhong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9-03-25 20:02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标题:医院打假
作者:古展鸿
相声演员:小岳岳、小越越
小岳岳说,“大家好,我叫小岳岳。”
小越越说,“大家好,我叫小越越。”
小岳岳说,“最近我身体不好,我去看了医生。”
小越越说,“怎么回事!”
小岳岳说,“三言两语说不完,我们演绎一下吧!”
小岳岳说,“我们来演绎一下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吧!”
小越越说,“好的,那我来演绎医生吧!”
小岳岳说,“好吧!我演绎一个屁股长痔疮加脓疮加毒孢的病人,医生您帮我用嘴巴吸出我屁股的毒吧!”
小越越说,“去你的。这么恶心,你有痔疮就算了,怎么还有毒孢的?”
小岳岳说,“不瞒你说,就是因为我屁股的痔疮诱惑到了蛇,于是蛇轻轻的咬了一口,我屁股的血液,从蛇的口中射出。这时,蛇的感觉,就好像轻轻咬水蜜桃,然后汁从嘴巴喷出一样。”
小越越说,“太恶心了。”
小岳岳说,“我知道痔疮很恶心,于是我将自己的屁股比喻成水蜜桃,是为了让观众更加容易接受。”
小越越说,“我说太恶心了,就是你将你屁股比喻成水蜜桃。导致我都不敢吃水蜜桃了。”
小岳岳说,“你不吸我的毒,那你帮我做手术吧!”
小越越说,“不瞒你说,我晕血的。我能闭着眼睛给你做手术吗?”
小岳岳说,“晕血你都能当医生,你好厉害啊!更厉害你是想学蒙面超人,蒙着脸给我做手术吧!这刺激。”
小越越说,“蒙面超人蒙着眼睛怎么打怪啊!你不会用脑想想的吗?他只是蒙着鼻子和嘴巴。好的,不过医生也会有失手的时候,如果你死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小岳岳说,“我都死了,还能介意吗?这我喜欢,不过还不够刺激。你能不能用意念给我做手术,就是你身体不动,但是你用你脑部控制手术刀,来给我做手术。”
小越越说,“你以为这是科幻片是吧!还给你用意念做手术。你是故意刁难我这个医生的吧!”
小岳岳说,“那有!是为了医院的长远发展,你想一想将医院的气氛弄成跟科幻大片的感觉,那么病人每次做手术都流连忘返,有些可能想做完还做。”
小越越说,“这是与时俱进吗?我是医生,拿着工资干活,都没有帮医院着想,而你一个没有工资的病人,却这么为医院着想,我看着都惭愧了。这太颠覆了吧!”
小岳岳说,“被你发现了。我在这医院病床,住久了,有感情了。尤其是对那些照顾我的美丽的护士姑娘们。”
小越越说,“你是想占据那些护士们吧!”
小越越说,“其实,我觉得我这个医生受之有愧,而我觉得你宅心仁厚,不如你来做医生吧!我做病人吧!”
小岳岳笑了说,“我太聪明了,利用了小小的计谋,就达到了谋朝篡位的效果。我要一次性把所有院里所有护士姑娘娶了。”
小越越说,“一次性,是类似一次性袋子那样用完就扔那种吗?你这节奏是娶完,就打算把她们打入冷宫吗?”
小越越说,“去你的,正经一点,演绎一个医生好吗?”
小岳岳说,“我开玩笑的。”
小越越说,“不如不要打入冷宫,太浪费了,给我吧!”
小岳岳说,“行了,待会私聊吧!赶紧演绎完这个相声吧!待会去探望你老婆吧!”
小越越哭了说,“你太过分了,护士姑娘你要完,连我老婆都不放过。你知道我有多么爱我老婆吗?我宁愿用天下所有美丽的护士姑娘去换我亲爱的老婆,我想用我的付出去换我老婆的幸福,我想用耐心的照顾和陪伴去换她的康复。彼此曾经承诺过,任何时候不离不弃,”
小岳岳哭了说,“你误会了。我知道你老婆生病了,所以我想陪你去探望她。大家是朋友,我怎么能对你的老婆有遐想了,我顶多你的妹妹有遐想,但是看到你长相,想起了血缘的近似性,我就死心了。”
小越越没有笑,没有理会。
小岳岳说,“你把握好自己的情绪,还能演绎相声吗?”
小越越说,“好的。我们要通过相声表达社会百态,那么哭着我们也要将相声说完。这是一种精神。”
小岳岳激动的说,“好!今次我们的主题是,医院打假,假医疗设备,假医生等。”
小岳岳说,“现在很多假的医疗设备。”
小越越说,“对,假的机械。”
小岳岳说,“例如X射线检测仪器。”
小越越说,“怎么了!”
小岳岳说,“有时没病都会照出病的。”
小越越说,“人家仪器骗你,你也知道啊!”
小岳岳说,“我讲个故事,昨天有个人去某某小小规模的医院,体检身体,心想小医院便宜啊!去照X射线。照完之后,他说我的天呀!”
小越越说,“怎样了!”
小岳岳说,“就拍X射线,拍出了各种疾病。例如支气管炎。”
小越越说,“是能照出来的。”
小岳岳说,“例如肺气肿”
小越越说,“是能照出来的。”
小岳岳说,“胸肋骨断了。”
小越越说,“是能照出来的。”
小越越说,“这个人病还挺多的。”
小岳岳说,“白带异常。”
小越越说,“这个我不知清楚。”
小岳岳说,“当时他问医生,这设备太先进了吧!是身体什么问题都可以照出的吗?医生说,是的。照出你意想不到的东西。还有你比较多病,治疗费用比较昂贵,但是不用怕,我们会以最低的价格给你的。然后他说,难怪可以把我这个男的照成女的。可以通过X射线检测仪器拍大头照吗?”
小越越说,“去你的。有这么假吗?你这样不真实,搞到大家人心惶惶的,将来人家都不敢去检查身体了。反而会有人想去医院拍大头照。”
小岳岳说,“不大可能吧!怎么可能有人喜欢拍大头照,将自己从男的拍成女的。”
小越越说,“这样干脆变性就好。”
小越越说,“你编的这故事不符合实际。”
小岳岳说,“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为什么不符合实际?你想啊!弄假仪器是干嘛!就要照出各种病,然后就骗你治疗费,这有错吗?”
小越越说,“我不是说你错在这里,我是说你编的太无厘头了。病人知道这是假仪器,还那么兴奋,问医生,这可以通过X射线检测仪器拍大头照吗?这太不对了吧!有点反转过来了,病人知道这是假机械,应该很伤心很生气,而不是很开心。”
小岳岳说,“他应该开心啊!”
小越越说,“为什么了?”
小岳岳说,“因为他没有病,这是仪器吓自己的。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吓自己吓出病来的。”
小越越说,“这样说不对啊!你这样是帮这些假仪器说好话吗?它照出假的病,那真的病,可能没有照出来了。”
小岳岳说,“其实,我跟你开玩笑的。”
小岳岳说,“不过,看来你看出了反转这个词语,还有夸张这个词语。有听过荒诞文学吗?颠覆传统,夸张。”
小越越说,“无厘头来到你这里就升级成了荒诞文学了。”
小岳岳说,“总之,我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无厘头,表达病人是智障的,而哪些没有良心的医生连智障的人都不放过。”
小越越说,“智障的人还会去看医生,看来这病人并不是很智障。”
小岳岳说,“好的!没想到你评价自己评价得那么贴切的。”
小越越说,“又说到了。”
小岳岳说,“你说起变性,让我想起,整容、漂肤等事件。”
小越越说,“现在的确很多人追求美,而去整容。长得黑的人,觉得白皮肤比较好看。而一些人觉得女生身材很好看,于是把自己变性了。而在治疗的过程,不断“碰黑”。”
小岳岳说,“不瞒大家说了,你们怎么整也整不了我这样的天生丽质,纯自然的,非人工的。”
小越越说,“还不含色素对吧!卖一元一瓶对吧!”
小岳岳说,“去你的。”
小越越说,“我们来演绎一下“碰黑”事件吧!”
小岳岳说,“我的天呀!我都不知道你说“碰黑”是什么意思?怎么演!”
小越越说,“就是碰到被人黑的事情。”
小岳岳说,“我来演患者。”
小越越说,“我来演医生。”
小岳岳说,“演变性吧!”
小岳岳说,“大叔,听说这里变性很便宜。”
小越越说,“真讨厌,人家自己给自己做变性成女的了。”
小岳岳用梳子梳自己的头发说,“我的天呀!你的胡须比男的头发还茂密。我还是下次再来做吧!”
小越越说,“去你的。有这么傻的医生吗?那不倒自己的米缸吗?”
小岳岳说,“所以变性要谨慎,不能只谈便宜。”
小越越说,“最重要是要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变性?你变性会干嘛!”
小岳岳说,“其实我想做一回网络虚拟的狐狸精。”
小越越说,“你就是想做网络情感骗子对吧!原来你变性是为了骗钱。”
小越越说,“你再想一想,你变性究竟为了什么?”
小岳岳说,“我缺乏母爱,我很想念我的妈妈,我很想尽孝,可惜我连我妈妈都没见过,我从小就是爷爷婆婆养大的。我想感受妈呀!亲身感受女性柔体,做一回妈妈,对待自己的快要出生的孩子。老婆,你会介意我这样吗?”
小越越说,“我这会演你老婆了。老公,好,我理解你,支持你。不过,我肚子的宝宝出生后,叫你妈妈还是爸爸?”
小岳岳说,“他叫我奶妈吧!叫你奶爸!身份转换。”
小越越说,“所以变性要谨慎。其实,大家不要见怪不怪,变性也没什么的。不过,不管男的还是女的,心底都要善良,都要有道德的底线。”
小岳岳说,“我们来演绎整容的吧!”
小越越说,“女生,你要整什么脸型的啊?什么脸型都可以做!”
小岳岳说,“做明星脸也可以吗?”
小越越说,“可以啊!你看我像什么明星。我自己给自己做了整形手术。”
小岳岳说,“这太像影帝周润发了,我很喜欢周润发,我以为你是天生的,原来你是整出来的啊!”
小越越说,“你要做什么明星脸啊?”
小岳岳说,“我不做了。”
小越越说,“为什么啊?”
小岳岳说,“因为我看你,胸部这么挺,样子却像影帝周润发,这太变扭了。”
小越越说,“你可以加上变性的啊!”
小岳岳说,“因为我看你,皮肤这么白,本来就是一个女的皮肤,样子却像影帝周润发,这太变扭了。”
小越越说,“你可以加上换肤的啊!”
小岳岳说,“行了,你别演了,我看到你这样我都哭笑不得了。刚才那医生,就是想要推荐一套,包括整容、变性、换肤等。那要多少钱啊!”
小岳岳说,“我整到跟他一模一样,那么没有人认识我以前是谁了?这样有意思吗?我直接成了他的影子就好了。还干嘛要整那么多了!”
小越越说,“你这样说,就是不要整容咯!”
小岳岳说,“有些人是要整容的!”
小越越说,“那些人啊!”
小岳岳说,“有钱人啊!我每次吃饱就去韩国整容。”
小越越说,“那你表面盲目追求美,其实暗里是吃饱撑着吧!”
小岳岳说,“的确是有些人要整容。”
小越越说,“那些人啊!”
小岳岳说,“缺乏自信的人,需要整容。”
小越越说,“那些人啊!”
小岳岳说,“我小的时候,不幸被火少到了脸,我的脸是整过容的,如果我不整,会吓到大家,我也害怕大家会拿我的脸来开玩笑。”
小越越说,“这些人的确需要整容。”
小越越说,“所以整容要谨慎。整了最后还是为了让别人知道自己,而不是整了之后,连家人都不知道你是谁?妈我回来了,然后妈说,你那位明星啊?是吧!”
小岳岳说,“完了吗?这里听着很有戏剧性,继续。”
小越越说,“妈妈说,你谁啊!女儿说,我是你的女儿啊?我是不是变得很漂亮。妈妈说,你不是我的女儿。女儿说,我是你的女儿。妈妈说,我的女儿虽然长得不好看,但是她心底善良。很会照顾我。我怕她越长越漂亮,长得像明星一样,将来一群男的追。她每天忙着跟谁结婚啊!然后变得越来越势利,觉得这个男送给我的钻石戒指不够好看,那个人送给我的跑车颜色不够好看。???”
小岳岳说,“对。其实真心相爱,男的送给你戒指跑车不好看,你也会收下这份心意的。”
小越越说,“去你的,这里强调是母爱。等我说完吧!”
小越越说,“女儿说,妈妈,对不起,我去刚才的医院再整回来。”
小岳岳说,“这整得变化太大了,整不回去了。”
小越越说,“我说错了,剧情不应该这样。女儿说,妈妈对不起,我就是因为爱你,才整得好看些,这样你面子也有光。而不是,别人说怎么这女孩子长得不像你的。而我越想,越觉得我不是你亲生的。妈妈抓起女儿的手,对女儿说,我左手有一个胎记,而你的右手有一个胎记,合起来就像一个红心形的胎记。你觉得了!女儿说,妈妈我错了。妈妈说,我不稀罕面子,只是希望你不要介意你的长相。女儿说,其实,我介意自己长得不好看,因为我是一个女生,我也爱美的。妈妈说,你终于说出心里话,我就怕你一直憋着不开心。你知道吗?小芳对我说起你的事情,我一开始是不理解的,但是她说出来之后,我哭了。我立刻给了她钱。女儿说,难怪小芳会有钱借给我。妈妈说,总之不管你变成怎样,妈妈都爱你。如果妈妈变老了,不好看了,希望你不要嫌弃我。女儿说,总之不管你变成怎样,我都爱您。”
小岳岳说,“好,挺感人的。”
小越越说,“对了我们的主题是打假。你觉得还有什么,我们是没有演绎出来的。”
小岳岳说,“好,我来演假医生,借着假药来骗钱。”
小越越说,“我来演病人。”
小越越说,“医生,我有时会觉得自己肚子很胀,肚子都鼓起来了,很难受。你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吗?”
小岳岳说,“有留意,是在那段时间频繁的吗?”
小越越说,“我发现,总是在我吃完饭之后的。”
观众笑了。
小岳岳说,“好的,挺严重的。是胃病问题,我开一些药给你。不过药比较贵,因为是进口药。”
小越越说,“好咧。多少钱啊!”
小岳岳说,“这胃药一万。”
小越越说,“这真的有点贵。为什么这么贵的啊!”
小岳岳说,“因为从不同的国家运过来的药,它是要收关税的,意思就是每到一个国家,药升价一些,最后到来了中国,当然贵了。”
小越越说,“那也贵得有点离谱吧!是从北极运过来的吗?”
小岳岳说,“我给你说说,是从哪里运来的,它由中国的邻国运来的。”
小越越说,“那听你这样说,经过的国家并不多啊!并不贵啊!”
小岳岳说,“我给你说说,运送的路径吧!依次是,朝鲜、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不丹、缅甸、老挝、越南、中国。”
小越越说,“这进口药,运送途径是不是要按逆时针围绕着中国转一圈,然后再送进中国的啊!”
小岳岳说,“看来你地理学得不错。可是,这个是运送的人的事,不管我们事的。你给钱就好了。”
小越越说,“好咧。”
小岳岳说,“对了,要跟你说一件事,不仅要吃药,而且注意一点,千万不要吃得过饱,否则这药的作用也起不了多大。”
小越越说,“我这个是什么胃病啊?”
小岳岳说,“就是吃的太饱引起的胃病,这个胃病叫做,学名就是,闲逛没事做的人吃太多吃饱撑着。”
小越越说,“我不理解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胃病?”
小岳岳说,“再通俗来说,就是吃太饱撑着病。”
小越越说,“去你的,病人这么笨的吗?这医生也太坏了吧!”
小岳岳说,“那我们再来演绎一次。我做医生,你做病人。”
小越越说,“医生,我最近发现自己头发掉了很多。”
小岳岳说,“有留意,是在那段时间频繁的吗?”
小越越说,“我发现,总是在我洗完头之后的。”
小岳岳说,“你是怎么洗头的啊!”
小越越说,“我妈妈说我,头皮屑很多,于是我每次洗澡都用钢丝刷大力刷。”
小岳岳说,“这很严重。是属于毛囊的疾病。我给你开药。这药是进口药。”
小越越说,“我这是什么病啊!”
小岳岳说,“说给你听,你也不知道啊!毕竟太过专业术语的东西,对吧!”
小越越说,“那这症状发作时有什么特点的啊?”
小岳岳说,“说给你听,你也不知道啊!毕竟太过专业术语的东西,对吧!”
小越越说,“去你的,你就会这句话,不能这么演绎。我刚才都说,我脱发了。”
小岳岳说,“一时忘词了,不好意思。重来。”
小岳岳说,“例如,会脱发等。”
小越越说,“我好害怕,应该要怎样!”
小岳岳说,“我给你开些药。吃了这些药,就不会脱发了。不过有个小小的前提,前提你不要用钢丝刷刷头发。”
小越越说,“为什么啊?我的头皮屑就会很多。”
小岳岳说,“你傻啊!你这样不痛的吗?”
小越越说,“医生你的药,很好。不过有个小小问题,我发现头皮屑多了很多。”
小岳岳说,“我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还是你毛囊的问题。”
小越越说,“可以不吃药吗?你的药跟瑞士糖很相似的,连包装都是相似的,太甜了,我怕糖尿病。”
小岳岳说,“不用吃药,今次给你做手术。绝对能够治愈这个问题。”
小越越说,“那手术费!”
小岳岳说,“会有一定的昂贵。你想一想,手术难度大,另外,配有高级的手术设备,你看我多少手术设备,等等综合导致费用比较贵。”
小越越说,“你们手术设备的确是挺多的,多到有些我也不知道能在手术台用的,例如剪刀还有自动剃发刀。”
小岳岳说,“齐全,显得我们专业。”
小岳岳说,“这把手术刀,是有一段历史的了,是华佗用过的。”
小越越说,“难怪生锈成这样。可以换别的吗?这看着太吓人了。到时切半天都切不开。”
小岳岳说,“那这把手术刀吧!这把手术刀非常锋利,精度非常高。这是《小李飞刀》电视剧的男主角李寻欢用过的。”
小越越说,“那这里是医院,还是博物馆啊?还有你的手术设备,都不先进的,怎么高级了。”
小岳岳说,“我的天呀!怎么你可以这样理解的啊!那我不介绍手术设备了。开始做手术吧!”
小越越说,“等等不对!我想了一下,你刚才说等等综合导致费用比较贵。你刚才给我展示这些手术设备,这是要算进手术费的吗?这应该不关我什么事情啊?”
小岳岳说,“病人,你这样想就不对了。你想一想,你现在是用着手术刀,难道不用收钱啊?你去钓鱼,难道不用买鱼竿吗?对吧!”
小越越说,“有道理。”
小岳岳说,“你明白就好,开始手术了。”
小越越说,“不对啊!这样说的话,那么我去学校上学,那不就是要跟校长平摊学校的建筑费用了吗?”
小岳岳说,“这个我不清楚,你去问问你的曾经学校的校长,要不要平摊学校的建筑费?”
小越越说,“这个真的问不了,因为我毕业前读的小学,塌陷过一次,校长就不在了。”
小岳岳说,“对不起,好像勾起你伤心的往事了。看来你要说下去了。”
小越越说,“那时候,四川一场地震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了,那些书和桌椅等都没了。校长老师们,用生命扛起了塌陷的墙砖,为的就是争取给我们这些学生逃生的时间长些,我们都哭了,那些还健在的老师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化成了彩虹。我们眼睛都含着泪水,看得很隐约、很模糊,然后我们就用手抹去眼中的泪水,看清晰了。等我长大了,我明白了,抹去泪水看彩虹,这是叫做坚强,要对人生充满希望。天上根本就没有彩虹,而彩虹是在心中。”
小岳岳说,“不知道是不是勾起你伤心的回忆了!总之我先给你做完这手术先吧!你的病情比较紧急。你闭着眼睛。”
小越越说,“好的,我配合。”
小岳岳说,“你可以睁眼了。”
小越越说,“我发现我头凉飕飕的,头发也没了。怎么我身上一道伤疤都没有的啊!而且一点都不痛。而且还很快,就跟剃光头的时间一样。”
小岳岳说,“我们手术难度大,就大在,保证病人不痛,而且达到手术效果,关键速度还快,现在你头不会长头皮屑了。”
小越越说,“好的,一共多少钱啊!”
小岳岳说,“这是大手术,十万。”
小越越说,“可以分期付款吗?”
小岳岳说,“好吧!分一百期。”
小越越说,“你真好。这一期,我打算今生还了,而其余的九十九期,下辈子还给你。”
小岳岳说,“去你的,玩我啊!”
小越越说,“去你的。这也太贵了。不要演了。不符合实际。你把我剃光头了,不是发全掉了吗?”
小岳岳说,“对啊!这样就不用担心脱发吗?因为已经光了,光头怎么可能还会掉毛发了,除非掉眉毛,除非掉胡子。”
小越越说,“你这是乱来的。”
小岳岳说,“怎么不符合实际了。医生非常高明,利用假药骗病人,达到了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白手起家的挣钱效果。”
小越越说,“去你的,还夸这样的医生。这太夸张了,实际根本没有这样的医生,也没有这样的病人吧!”
小岳岳说,“这也是荒诞,颠覆,反传统,描写医生是多么的黑,连一个心地善良的病人都不放过。同时也是用病人心太软来衬托黑心医生的心太硬。”
小越越说,“我觉得,还不够贴切现实,为什么这样说了?你想想这医生是挺黑心的,为了挣钱人挺狡猾的。但是冷淡冰冷,没有很好的体现,只是单纯听你说而已。社会上有很多,关于所谓医生的例子,引起我们深思。例如,医生收红包,不管排队病人的重和轻;还有冷漠医生把没有钱的病人扔出医院门外;还有多则医生被病人砍的事件,医生医术有限,病人没钱治疗,还是医生别的原因?”
小岳岳说,“好的,我们会继续演绎下去的,不过时间关系,我们先打广告吧!”
小越越说,“广告真的很重要。”
小岳岳说,“小越越说得挺好的,他说病可以不去医院看,饭可以不吃,但是广告任何时候都要打的。”
小越越说,“别人还以为我搞传销的。是你漏字了。小小的病可以不去医院看,放松自己的心态,吃好,锻炼好。而饭可以不吃,那么饱,这样胃就会比较好。”
小岳岳说,“我们打一个关于医生扶死救伤的公益广告!”
小越越说,“虽然看了这么多社会的阴暗面,但是那只是小的部分,好的医生,地区到处都是,大家放心看病。”
小岳岳说,“爸爸,你月工资一两万,你跟我说你没钱。”
小越越说,“儿子。你变了,你头发变长了,指甲变长了,虽然你剪短了,但是我火眼金睛看出来了,因为一切物体都是处于运动变化的状态下的。你外貌变了,但我觉得这不是变得最大的,变得最大的是你的心,你变得势利了,不再以前那个天真的孩子了。”
小岳岳说,“我有什么错?我现在生意失败了,我问你拿钱,以前,你工资不高,是我在你身上贴了多少的钱啊!我都不知道你用来干嘛!而我现在生意失败了,我也知道你工资长了很多,你说你拿不出钱,我不信。”
小越越说,“儿子,我身为一个医生,我能救很多人的心理,却救不了自己的心理。我一直骗自己,儿子没变,五官还是长在脸上,头发还是长在头上,手脚数量还是一样的,没有变的,而心灵还是像以前那样,挣到钱就给父母买衣服,买吃的,还陪我们两老逛街!是多么的孝顺啊!”
小岳岳说,“不要跟我来这一套。我失意失败,我欠人一大堆钱,我不还钱,就要抓牢了,我是你的儿子,你这样对我,不给我钱,你对得起死去的妈妈吗?”
小越越说,“我能做医生,就是你妈妈一直以来给我的鼓励,她是非常支持我做医生的。至于我为什么没有钱?或许我能够救所有人,我却不能救自己的儿子。我每次看到治疗的病人,因为疾病要做手术没有钱,我看到了他们绝望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情不自禁,拿自己的一些工资,再向社会发起这个事情,望好心人捐助些。因为遇到这些病人多了,我工资就越来越少了。或许爸爸不亏欠所有人,但却亏欠你,要不我代替你坐牢吧!你能帮我续写医生这职业吗?”
小岳岳说,“爸爸我错了!对不起你老人家,您别为我这个不孝子生气啊?来喝喝这矿泉水吧!好喝透心凉,喝完再喝,一杯不够,再来一杯,一桶不够,再来一桶,一缸不够,再来一缸。”
小越越说,“去你的。这个时候还打商业广告。不过,这是要中奖的节奏吗?再来一杯,再来一桶,再来一缸,怎么没有再来一瓶的啊?这一缸也太夸张了吧!你喝的完吗?”
小岳岳说,“别人喝不完,不过你喝得完的,你要相信自己。”




相关专题:打假 医院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医院打假的感言
    五分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