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playboxhdv3.com】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感恩美文 > 正文

就想能称呼名字(二)

茂茂芝麻的空间作者:茂茂芝麻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9-03-04 07:18 阅读:36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就想能称呼名字(二)
王双贵
注:王双贵曾用笔名:王茂生.茂茂芝麻和茂茂更茂盛。
二、颠沛的尽孝。
毛丫头自从离开我们滨海做了她姨夫、姨母的女儿以后,管她的姨夫、姨母叫爸爸妈妈,而管自己的生身父母叫叔叔婶婶……毛丫头走后的头几年时间,毛丫头的母亲还经常躲在角落流眼泪。邻居婶婶、大娘见了都同情的说:“是啊,那个孩子不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一个刚满六岁的孩子,到远离父母的陌生地方去享福也好、遭罪也罢,细想起来怎么能不教人心疼发酸呢。实在想得不行,毛丫头的母亲就隔三岔五的跑去那个小城去看看毛丫头。毛丫头膀年靠节的时候,也偶尔会回滨海老家来看看。临走的时候,不仅仅是她的母亲流泪,就连招弟、引弟、想弟、来弟和拴住兄弟妹妹们也都跟着眼泪涟涟的,他们是真的不舍得大姐走啊。可这个她曾经温和、温暖的家已不再属于她的暖窝了,她的家已经嫁给了那个穷山沟里的贫困小城,她不走不行啊。好在毛丫头听话知道轻重,尽管恋恋不舍,也还是依然一步一回头的爬上喇叭直响的班车……
  毛丫头的这个名字在儿女双全的人群当中,被念叨的次数渐渐少了。几十年之后,因为工作忙加上心灵上的疏远,滨海毛丫头原来的那个家和山区小城的毛丫头仿佛就像隔了山的大海一样,听不到声音,看不见波澜了……
  滨海的经济发达以后,人们舍得投资知识,毛丫头的四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全都考上了大学,而且毕业不是留在大城市、就是身居到国外。特别是她小弟拴住子,不仅考上了国内的一个名牌大学,还获得了硕士、博士学位被选送到澳大利亚深造,在他们没上大学之前,他们穷山沟的那位大姨夫也曾领着毛丫头来滨海想办法……是上学还是上班?她的生身父母态度很是模糊,毛丫头已没有了滨海户口,虽然是毛丫头学习考试比她的四个妹妹一个弟弟哪一个也不赖,但是他的生身父亲说:“来滨海上学没有户口,将来考学都是麻烦,不如先回去找个班上吧。”母亲在一边抹着眼泪也说:“按说,我们是应该把毛丫头接到滨海来读书的。可是,可是……现在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先回去吧,如果回去以后老找不到工作,我们再一同想办法。”毛丫头父母的这些话,毛丫头的大姨夫听了,心里有一百个不愉快,但他还是理解毛丫头父母的难处说道:“是啊,大家都有难处,只是怕误了盼弟这一辈子呢!”毛丫头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的名字,两眼睛睁的又大又圆,两个黑色的眸子一闪一闪的含着泪花。
  毛丫头再来滨海老家的时候,已经长成细高的大姑娘了。只是她的头发又细又黄,人也瘦的皮肤紧贴在骨头上,生人熟人看起来都觉得她好像与招弟、想弟、引弟、来弟不是一母所生一样。毛丫头没出来衣服都穿的很乱,但一般都是红花绿叶老气的那种,因为浆洗压叠的板铮,所以穿在身上就更加显示出神态的局促和不安来,而那个时的滨海,年轻人的穿着已经兴起穿很时尚的牛仔裤、港澳衫了。她爹母亲见了总是很伤感地叹息说道:“唉!真是苦命的孩子呀。如果当时不把毛丫头送出去的话,她现在怎么也不会成为这个样子。同是一个母亲所生,命运竟是如此的截然不同,我这辈子恐怕最愧对的就是毛丫头了……”
每逢毛丫头的母亲在毛丫头面前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满眼的热泪。可毛丫头听了总是很安慰似的说道:“姨夫、姨母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母亲,他们什么都给我买,都是我自己不要……”可毛丫头每次和姨夫姨母一起来滨海的时候,毛丫头的母亲领着他们逛超市、商场的时候,都表现出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惊奇神态,好像什么也没有见过,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不过总有一点,是毛丫头对姨夫、姨母的爱戴和孝顺,总让人们看了感动。特别是有一次,大姨夫兴冲冲地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头花,说道:“花了5块钱,在楼下小摊上买的……”毛丫头见了捧在手里喜欢得不得了。她的生身父亲见了却说:“戴那个东西干么,花里胡哨的……”那个时候,他已经是滨海市政的宣传委员,不论是在单位还是回到家里,嘴上挂的都是政治。只有毛丫头的母亲时不时的给毛丫头买一些新衣服、好零食之类的东西,想必是以此在心理上对女儿的补偿吧。可是,自那次之后,毛丫头再好长时间也没有到滨海来过。
再见到毛丫头的时候,已是两三年以后的事情。那时我已经大学毕业,分配在滨海市的户籍办公室管理档案,听说毛丫头已经就业了,顶替她姨夫在磷肥厂上班,每天三班倒,工作辛苦不说,但工资却太不高。后来,经人介绍,毛丫头嫁给了同单位的一名司机,那次她带着那个司机来滨海时,听说是休婚假的,当时我应她在北京读研的小弟栓柱子之约,到他们家里看DVD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当我看到毛丫头穿着花团锦簇带着一个脏兮兮的黑男人坐在他们家客厅时的时候,刚要过去打招呼,就被她小弟栓柱子拽着回到了他的自己书房。
那时候拴柱子正忙着联系出国的事情,对于他大姐毛丫头出嫁的事情从不过问。我见到这些情况心想:“也许是因为经历的不同、所处的环境不同而造就的气质也不相同吧……毛丫头的说话办事、风度气质、言谈举止与她们家的上至父母,下达兄妹,全都有着天壤之别。他们好像从心底里看不起毛丫头,认为她土气,是乡巴佬。拴柱子这次去澳大利亚留学,就业的单位都已经定好了,品牌电脑住澳大利亚的技术总裁。四个妹妹也全都大学毕业不是忙着留在了大城市,就是忙着出国深造。只有毛丫头在一家镇办磷肥厂上班。而且还嫁了一个看起来庸俗黑不溜秋的货车司机。所以她小弟看起来对她的态度很是恶劣,好像毛丫头到他们家是一种耻辱。因此,我从来没有看到她小弟给她好脸色看,毛丫头倒是显得非常宽容,根本不与兄妹们的不理而计较,还经常对我说:“弟弟妹妹们都忙……”那弟弟妹妹叫得很是亲昵甜蜜。
毛丫头不会吃西餐,连滨海这几年兴起的香辣炸蟹都吃不惯。这在兄弟姊妹面前显得很不协调,所以就很少带她出去到宾馆用饭。偶尔带她出去一次让她点菜,她只会点一个鱼香豆皮丝,而且还不住的夸口说:“好吃、好吃,滨海的鱼香豆皮丝比山区家里做的就是好吃……”
  这就是小时候和我最要好的毛丫头,一个已经令他们全家人都感到羞愧的乡下女人。就这么一点要求,命运也不想给她,没几年的时间,她就下岗了,那时她的孩子才5岁。她大姨夫去世以后,她就和姨母在一起生活,老婆下岗、丈母娘有病,耿直少言寡语的丈夫就开始汹酒赌钱,家里本来就困难,两口子经常为经济的事情吵架,这些都是她的姨母趁毛丫头不在的时候,打电话跟毛丫头的母亲说的。而毛丫头则经常告诉她母亲说:“放心吧,这里一切都过得好着呢,我上班一个月五六百块,常顺也对我很好……”常顺是毛丫头的丈夫,人埋汰老实,就是有点犟脾气。
  拴柱子在常住澳大利亚以后,就在那里结婚了,娶的是一个外国女孩,所以就很少打电话回来,招弟在杭州落户以后,引弟也相继去了美国,现在想弟在着手办理去加拿大的手续。家里只剩下个来弟,也嚷嚷着说:“我要去新加坡留学……”就在这种都远走高飞的情况之下,拴柱子在澳大利亚有了可爱的宝宝,想请家里过去个人帮他带孩子,那个时候,虽然毛丫头的父母都已经退休没事,但身体都不太好……没有办法,拴柱子就打电话给毛丫头,请她过去帮忙。毛丫头听了二话没说就去了澳大利亚,这一去就是三年。要不是山区家里给她拍去加急电报,说不定她还会在那里帮她小弟几年呢……后来拴柱子告诉我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毛丫头帮助了我……!”
尽管毛丫头对他们家付出了这么多,可我还是觉得他们家里人还是看不起毛丫头,她文化不高,现在又下了岗,况且连普通话都不会说,一张嘴就是那山旮旯的满口土话,虽然表面上和她的家里人还算是亲热,可我怎么看都存在着许多隔阂。并不是轻易就能去掉的。她的姨母去世以后,等把儿子送进了一家很有名望的外国语学院,毛丫头就很毅然的来到滨海伺候她生身的父母。等我把这件事情打电话告诉了拴柱子和他的几个姐姐时,前几个言语间流露出很多难于捉摸的微词。只有来弟直截了当的在电话里嚷嚷:“她为什么要回滨海?你想想看,还不是图我爸妈一辈子攒下来的积蓄吗……”我一听心说:“怎么能这样……”不过我一个外人,也不好管人家的事情,只是从那以后拴柱子兄姊妹们打回家的电话越来越少,他们的母亲也不告诉他们家里的情况……直到有一天,他们的母亲涕不成声的打来电话说:“你们的父亲快不行了……”

相关专题:名字 称呼 母亲 家里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就想能称呼名字(二)的感言
    五分28